干坝村上桥

    作者:刘盛源来源:www.0830lw.net发布时间:2017.06.25浏览量:435

  1.jpg

在江阳区江北镇干坝村有一座鲜为人知的几乎快尘封的古石桥,当地叫上桥。

这座石桥架在一条约六公里长的无名小溪沟上,这条小溪沟虽然无名,遇到洪水,它就成了一条湍急的小河,上下桥都要被淹没,而且还会淹没比上桥高出近两米的田地。当地的许多百姓都曾经看见过上桥多次被洪水淹没。

这条小溪的水流入长江,上桥离长江不过300米左右,江边有个古老的小场,当地叫观音阁(百姓把“阁”字的音读成儿化韵),曾经又叫观音场。但早就没有场的味道。正对面就是纳溪区的大渡口镇,过去这里是渡口。

在上桥的西边约5公尺处有个观音土地菩萨。为啥叫“观音土地菩萨”呢?因为分两层,上层供的是观音,下层供的是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见照片)

  2.jpg

在观音菩萨左右两边的石板上有许多风化了的文字,不过在左方还能看见这样的文字:“光绪七年#官辛已季春  信女牟宋氏  牟宋氏孙曾孙德#”等字样。据当地七社82岁村民李光荣等人介绍,这个观音土地庙几乎与上桥同时修建。而且他们回忆,几十年前左右两方的字还没风化,上面全是捐款人的名字。他们认为捐款人那么多,时间又那么吻合,不可能只是修这个很小的用不了多少钱的土地庙,而是包含修上桥。由此可见,上桥是百姓出资修建的,是一种善举,而提头人是一位嫁到牟家的姓宋的女人以及他们的儿孙、曾孙。也就是说是牟家人牵头修建的,而且几代人都出了钱,出了力。

除了这两边的石碑有依稀文字记载外,周边从来没有任何与桥有关的文字。

这座桥2008年江阳区进行第三次文物普查时有如下记载:

该桥位于江北镇干坝村,西北-东南走向。该址全部采用条石及整石板垒筑而成,为六墩五孔平板石桥。桥面由10块石板组成,桥面中间约有0.1米宽的缝隙。桥墩有圆雕狮装饰,共2座。全桥长13.9米,桥宽1.7米,高4.6米;桥墩宽0.4米,高1.2米;铺设桥面石板宽0.85米,长2.7米。

要补充说明的是桥面的十块石板每块厚度目测大约30-40厘米之间,每块石板应该有上万斤,在清代是没有现代机械设备可以在这里使用的,那么是如何安装上桥墩的呢?据李荣光讲,他的父亲讲过,是用大树子舖一排,从对面山坡上开采石料做成石板后放在树木上移动下来的。

桥面那01米宽的裂缝又是啥原因形成的呢?是在石桥一头离“观音土地庙”五米的地方,靠河坎种了一棵黄葛树,这株树疯长,要四人合围才能抱做树干,它的枝叶把整个桥以及观音土地菩萨全遮盖了,从江北(当时叫大悲寺)到大渡口镇必须经过这里,是所谓东大路,做生意的,赶场的、放竹筏的都要走这里经过,大家都要在这里歇稍,大树可以遮荫,可以避雨。

可是好事变成了坏事,黄葛树的根子从桥下石板的中缝穿过,天长日久,被树根挣开了缝,而且越来越大。现在还有块石板已经下垂10多厘米,卡在另一块石板中部,人们行走避而远之。

1958年“大跃进”时,当地有为木匠名叫侯正清,生产大队叫他做鸡公车(一种独轮手推车)叫他砍这根黄葛树,他爬上树锯断那株黄葛树的主干,那主干掉下来,正好落在一个石狮子的头上,那狮子头掉到了溪沟里。所以现在只能看见一个狮子头。另一个狮子尾巴,也是因为风化和遭到人为破坏,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现在是有个狮子有头无尾,有个狮子有尾无头。

从现在还保存下来的石狮子头来看,雕工精湛,口中含的圆宝非常完好,让人想起泸县龙脑桥和其它龙桥的石狮。应该是珍贵的文物。

在离干坝村上桥不到三百米的地方还有一个与上桥遥相呼应的下桥,不过由于靠近长江,早已被冲坏,现在有座新桥,也有几十年历史了,很少有人通过,靠长江一片芦苇荡,穿过芦苇,丛林中有个惜字塔,知道的人更少。

  3.jpg

这惜字塔有“字库”二字,也是清代建筑。旁边有座无人居住的古庙,就是前面提到的“观音阁”。离长江不到十米,很少有人光顾,所以至今惜字塔保存得非常完好。

也就是说上桥和这个惜字塔,不到500米,都是当年观音场的见证,目前这里正在修一条沿江公路,如果把这两个清代古建筑保护起来,进行合理开发,搞乡村一日旅游,是很有潜力的。如果放任自流,也许再过些年这两个古文物就会遭到破坏,那时悔之晚矣。现在保护它们,迫在眉睫!

(现场采访七社李光荣、六社李位富、钟世才以及该村支部书记罗泽平等  刘盛源采写2017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