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外优秀校友、辞赋家何开四分享为文之道

    作者:张杰来源:封面新闻发布时间:2017.09.05浏览量:1004

辞赋家何开四分享阅读为文“童子功”

建议青少年要开启“全域学习”  增加词汇量

   1963年,18岁的何开四,以川南地区文科状元的身份,被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录取。 1982年,何开四撰写完成10万字的长篇论文《钱钟书美学思想的历史演进》,从此踏入“钱学”研究的门槛。其后他在此基础上完成了国内第一部钱学研究专著《碧海掣鲸录》,在国内外均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海内外近百家报刊发表文章予以高度评价。

1.jpg

泸外优秀校友何开四先生

   钱钟书的朋友,何开四的硕士研究生导师郑朝宗先生,这样评价何开四的文辞风格——“精力充沛,辩才无碍,颇有其乡先贤苏长公之风”。

   1957年,何开四进入泸州一中(今泸州外国语学校)念初中。对文学很感兴趣的他,对上语文课却无兴趣。因为“发的语文教材,我一周时间就读完了。老师讲课我就看字典,把两本汉语字典看完了。之后又看《汉语成语小词典》和《新知识词典》。有几本字(词)典垫底,我突然发觉自己长‘大’了,别说语文课打遍班上无敌手,甚至欲与老师比高低,因为他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作文稳居班上‘排行榜’,其他学科也扶摇直上。就是我现在的写作和表达能力,也很得益于当年读词书练就的童子功。”

   读字典为何有如此的功效呢?何开四解释说,“人是借助于概念(词汇)来思考的。一个人的词汇量越丰富,思维的空间就越大。任何一个作家的成功,首先是语言上的突破,没有丰富于常人的语言能力,是谈不上当作家的。而且,读字典还不单是一个词汇的积累的问题。词汇和民族的文化息息相关。”何开四还提到,不少大学者有读词书的嗜好,“我所知道的钱钟书先生对此就极有兴趣,甚至《大英百科全书》都一页页地读。他所成就的学问和他的这一雅好不无关系。”有很多年轻人向何开四请教作文提高的秘诀,何开四都会提到读字典这个有效法门,“我把这个经验告诉很多青少年,他们的语文水平和写作能力,都提高不少。一个人要在写作上有所成就,在我看来要有读字典和词书的的兴趣和功力。”当然,如今时代发生变化了,学习词汇不一定只是读字典辞典,“生活中很多平台都是学习的渠道。只要是有心人,广告、电视、手机屏幕上,都可以是积累自己词汇量的渠道。我将之称为‘全域学习’:生活中你所能接触到的一切有价值的而你不知道的信息,都可以是你学习的对象。”

   要学好语文,何开四也提出自己的见解,“除了学习基本的语言常识之外,还应该加强课外的文学阅读。只有更广泛地进行文学阅读,才能更深地拓展视野和眼界。”对于写作的技法,何开四说,“必要的基础表达技能,还是要懂得,但是文学是最讲究个性的,不宜过于强调标准模式。套路可以学,但那不是最根本的。总之,我认为,一个人在青年时代,拥有心灵的自由和真诚,眼界的开阔,词汇量的丰富,再加上必要的表达的基础技能,就会把文章写好。”

   作为钱钟书的研究者,何开四还以钱钟书的成才之道为例,提到父母提供的家庭教育对孩子写作能力培养的重要性,“钱钟书先生的国学基础扎实,跟他的家学渊源分不开,。他的父亲钱基博是国学大师。言传身教,家里的阅读氛围,对他是从小耳濡目染的事情。我们现在的家长,肯定不是人人都是学者,或者从事文字工作,单是,就是普通的职员,也应该在条件可能的情况下,给孩子营造一个文艺读书的条件和环境。尤其是小孩子的阅读从文学开始,培养孩子文学兴趣,很重要。毕竟,小孩子形成内心的情结,是他一辈子行动的心理内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