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小记——小女人陈陶日志

    作者:文:陈陶/编辑:权哥来源:www.0830lw.net发布时间:2017.11.17浏览量:254

   连续两年在十月里身体都遇到一点小问题。躺在床上的时间增多,休闲方式随之改变。
   看余华的《活着》,植村直已的《远山在呼唤》,重读《南渡北归》。文字一如既往以它独特魅力,改变我存在的时间和空间。繁芜琐事远去,流动纷纭的内在意识逐步沉淀,重新趋向内在思省。《远山在呼唤》是我极其喜爱的关于登山题材记实文字,作者植村直已是登上五大洲最高峰的第一人。相同题材还有《冰壁》与《情书》,都是我深爱作品。
  《活着》与《南渡北归》两书以历史大画卷为背景,用不同叙事方式,还原上个世纪苦难岁月。作者余华与岳南均是殿堂级大师,拥有倚马千言的才华,他们冷静甚至冷漠笔尖,长辈们艰难人生清晰重现。国破家亡的背景,让每一个人蜕化为蝼蚁,命运被大时代紧紧裹挟,在生命经纬里挣扎沉浮。

psb (1).png

临江沉思的陶儿

   刚翻开《活着》一书,立即被余华所写序言吸引。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不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它讲述了一个人和他的命运的友情,这是最为感人的的友情,因为他们互相感激,同时也互相仇恨;他们谁也无法抛弃对方,同时谁也没有理由抱怨对方。他们活着时一起走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死去时又一起化作雨水和泥土。与此同时,《活着》还讲述了人如何去承受巨大的苦难,就像中国一句成语:千均一发。让一根头发去承受三万斤的重压,它没有断。我相信,《活着》还讲述了眼泪的广阔和丰富;讲述了绝望的不存在;讲述了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rBEhWlKLKJEIAAAAAAcr8YxY7D4AAFroQKF6UYABywJ771.jpg

539a5b93N436a8518.jpg

53ed6962Nbc8dfefa.jpg

陈陶最近读的书


   思维边界随文字再次拓宽,时间流转,生命起伏。阅读带给我的,是改变了我对生活的想象以及我对各色生存状态可以抵达程度的窥探。静静默坐间,已斗转星移。仿若花朵夜色中绽放,虽不被知晓,可是,它所发生的意义,是生命自身的深度体验          

  看到儿子老师在朋友圈发布的心理网络课程签到。想起我深爱的《爱德华大夫》,英格丽褒曼以及帅到令我流鼻血的格里高利派克。跟着报名参加。
  脑海中永远的格里高利正微微俯身,对褒曼轻声安慰。我对心理医生的认知便定格在那一刻:英俊高贵的脸,修长挺拔的身材,音色醇厚,一听倾心。格里高利,就算他不能解释苦楚,消除不安,抱慰心碎。但是,他一定会让求助者内心温暖,生出力量面对生存疑难,抵御明日艰辛困苦。
  老师们从原生家庭对个人性格,情感,命运的影响开讲。从多种角度力证童年经历如何影响人们一生看待问题的角度。试图引导我们接受生命里注定残缺和难以如愿的部分,接受那些被禁忌的不能见到光明的东西。
  一扇门被轻轻推开。尽管受到时间局限,老师们惜字如金,许多问题只能浅谈则止。但是自此后我想我处理事情以及人际琐事时,思维会在大脑中多停留片刻,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因由,尽力合理完整。
  由于上述原因,老师们的课多停留在理论讲解。只有张雪梅老师进行具体辅导,她婉转温和:“来,跟着我,让我陪着你回到你的童年,我们在窗口看看幼年的你印象最深的画面。记住,无论你看到什么,你都要提醒自己已经长大,还有,我在你的身边。”
  我跟着她,从意象中穿越过去。年幼女孩在密林山道奔跑;拿着撮箕在溪沟捞鱼;妈妈坐在藤椅里,我与环球流浪听她讲福尔摩斯的四签名,讲血字的研究。。。故事中惊险的谋杀与人心的恶毒被玻璃般的言语世界隔开,我们初次领悟到智力的较量,沉醉于严丝密缝逻辑推理;我们坐在窗前,看凡尔纳两万里的海底世界,雨果的巴黎,狄更斯的双城。微风轻过,如温暖的手臂搂抱。
  有些人的生命若发生了某些事,便有一道门被永久的关闭。特别是不具备自我保护能力时期。它警醒我未来注意检测与儿子的相处及引导。
  这样的课程如果深入,也许会增加另一种深入自己内心的可能性。生命只会前行,有些回忆要竭力记得,有些回忆要快速遗忘。
  生活本身加上自我改进,应是进步的较好方式。

psb (2).jpg

知性的陶儿

1505959935179784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