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韵

    作者:网络来源:www.0830lw.net发布时间:2018.01.29浏览量:364

  冬天,从晚秋的末梢起笔,僵硬的写下了“寒冷”这两个张扬的字迹,就从笔尖上直愣愣的掉了下来。一同落入桌面上的,还有卷缩一团正憨憨入睡的记忆,与一旁衣不裹体瑟瑟发抖的思绪,如若没有生命储蓄的能量,早已冻成坚硬的冰块了。

timg (10).jpg

  冬天的脚步总是奇快,一旦了的缰绳,便少了秋姑娘舞步的韵致,徒增了夏季暴风雨前的迅疾;如同沿江两岸拉纤的船夫,沿一坎坷而又崎岖的栈道,把纠结与烦恼,纵情在雄浑的汉江里与穿云破雾的船歌中,恨不能一步就跨过千山万水,悠闲地叩醒自家的门楣。

073032n1ldr41mf41l5f82.jpg

  冬天来了,风向的起始横眉更炫,由东南转向了西北。呼啸而来的西北风冻硬了西伯利业,挟裹着冰渣,一摧枯拉朽般卷起了枯黄的枝叶,把温暖的思绪一起撕碎成零乱的、简单的碎片,很多片段就如昨天上演。悉心惜数落叶茎脉上一道道纹理,如同人生的全部,划去的、留下的清晰可见,亦如鲁迅笔下的物阿Q,弱小、,就像一个熟悉而又久远的影子一样,紧紧地贴身跟随。

084416irrptuxtin7wtvjw.jpg

  古老的汉江,从绵延的秦巴山脉腹地出发,一高歌的汇入滚滚长江时,也把人们的足迹延伸到了华夏各地。枯水时节的汉江瘦了,失去了祖辈们刀耕火种的庇荫,河床中的水流也似乎元气尽失,两岸沙滩像营养与水分已不再丰富的肌肤,裸露在无力的阳光下刺目,揪心。

31867193_1481182502258.jpg

  顺江望去,几只灰褐色驳船悄然躲在水湾里,悠闲地睡了过去,连它们的主家也不忍打扰它们,到茶馆品茗或到酒店内喝酒去了。它们静止的泊在水湾里,就像几座寂寞的沙丘,没有人注意它们的存在。直到某个周末,几个年轻人叽喳着过江野炊,驳船才如壮年一般舒活起来,载满年轻的歌声和表现力极佳的吉他音律,感染了软软的太阳,的也从江面上跳了起来。

084431b4jbpjvqvaa0aezf.jpg

  除此,冬季里的汉江多是灰蒙蒙的雾,变白的卵石和几块汛期从上游漂来搁在沙地上的木头,一些失去色彩和硬度的贝壳,一艘破浪而至的自装机动小船……大概是一年中江水肆意狂妄的时日多,这儿的人便少了江南水乡那等雅兴,因而也就欣赏不了渔舟唱晚的余韵与景致。

090612tbt6dwkdtfzbf01t.jpg

  冬天落在江中,有时多象疾病和不祥落在人体内,愁云氤氲,身体纤弱。有时,在阴雨连绵之际,在江边踽踽独步,面对空旷而又瘦弱的,便滋生出与世的落寞于怅然。古老的汉江孕育出华夏子嗣,繁荣了江汉文化,一旦横亘在我们的心上,便我们众多的,包括春天,也包括……

timg.jpg

  沿江两岸是一排排松柏和一些低等植物的草木。就姿态和繁复来说,松柏是我见过的被子植物类仅次于榕树的树种,虽然在春天抽新叶,但夏秋冬它基本上保持既不鲜绿也不黄枯的模样,一派老成稳重气象。它的果实吃后易上火,但就其秉性来看,却是不温不火的,尤其在冬天。冬天里的松柏就象一个内向型的人,把什么都锁在心头,既不象杨树那样袒赤肌肤生命的纯度,也不象常青树那样以浓绿来呈现生命的强势,只静默地聆听大自然的娓娓叙述,就连伤及肌肤的变更,也会用心去详查和体会。

103336mnqimdf5iymy2tqn.jpg

  雾中的松柏,它隐得更深,如慧者沉默一隅,淡薄名利,远离浮华,却享誉盛名之下的冷静;雨中的松柏,它没有芭蕉的颤栗,柳絮的摇摆,当雨水洗净了它的形容,领教了它的冷漠,晶魂一悟,莹翅一闪,便散落在了它的足旁。

103336mouup8pnebuh9ucm.jpg

  夏天走了,秋天也不辞而别,只有沿江的松柏耐住了寂寞,不惧冰霜的厮守着时间和我相见;朋友和爱情也走了,有时甚至连记忆也如天边的云朵儿一样遁去,唯有松柏始终如一,相偎相伴,用静默和我耳鬓厮磨,用风声与我轻语呢喃。冬天落在松柏上,即使一叶也成了。

112020vb2n2a11b1od7qob.jpg

  夜深了,我始终在期待着某种东西的。在远离了电视的尖叫,闭合了书本的教义,连一个字也不想构思的时候,我坐在简单又简单的江边,开始了遐想。这种无极之外复无极的思维往往使人疲惫,却也使思想的心灵更加富有。这时,没有了蚊蝇的干扰,没有了春天里南风拍打堤岸的愕然,没有了秋日凄凉的虫鸣,但见一方月色落在冰冷的江面上,如一块洁白的手绢,一页可以写出优美诗句的稿笺。

114348uwnfifiwp22pfn9a.jpg

  静静地伫立在倒挂冰凌的窗前,凝目一袭淡云薄雾缠绕的消瘦的汉江,若隐若现,宛如玉树琼花般的冰清玉洁,我便想到了那块贴在天上的冰片或者叫玉片的,想到了它的孤独正要到我,却又不见我的身影,想到了它柔曼的纤在梳理堤岸上的荒草,拂去山体裸露在石面上的沙土,它的银屑成了眼中的清泪,滴滴落在我的掌中,见不到雪,却听到了霜和霰的叹息,薄水处冰块颤巍巍的咳嗽。

133233kdkz4ccbnd82lc8d.jpg

  冬天的爱情一如薄冰下的汉江,充满了神秘;尤其是初恋,多像大雪覆盖的地逐渐膨胀的孢子胚胎,萌动、抽芽、适者生长。当无意间从平缓的江水里看见自己,就像黑白的剪纸,像一帧存放已久的老照片,像另一个我在万般幽谧中注视这一个我,这个我却难以置信地报以木然的一瞥,另一个我仍紧盯着这刹那的陌生。我恍然大悟,只有“我”才是我的看客,一个厮守永久的伴侣,一个苛刻不苟的评说者。

133330sxh2xh5906p49lsh.jpg

  伫立在冰冷的江边,当我想起在滚烫的水里泡脚丫子,编排好一个理由在空旷的山坳里尽兴几圈,把枯枝败叶拼成一幅工艺品,在寒风中把积雪堆积成一个个雪人,突然几粒星星在远方我的时候,我便感到突兀而来的寂寞。寂寞的冬天寂寞着瘦弱的汉江,也寂寞着我单薄的身躯,心灵深处的恓惶,也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加倍营造着关于寂寞的一切情形。

150214y43ky3pcy6g3c6z1.jpg

  冬天的如多脂的长虫,苍白的一直延伸到山水的心脏。山水这一对昔日相依相偎的情人,就像流失了情感激素的,冷淡的同时,水消瘦着,山也瘦着,不知觉间便拉远了彼此距离。我本不怕寂寞,不惧无一点声息的冬夜,不怕四壁空空的简陋,我只恐有一日大脑停电,生命失去了对文学、思维与美的依恋。冬天落在我失去热能的屋子里,水泥和砖块组成的冰硬的躯壳中,便充满了思想的乐趣,寂寞了生命里渐渐堆砌的坚韧。

150901njzjcz0hcyyjfn9g.jpg

  冬天,是我们最可宝贵的珍藏,它以坚固的寒冷和锋利的思想挡开了心地不纯者的和。我想起了天之精灵的鸟儿,可我们已经失去它们的咏唱、飞翔的翅羽,而我们却无数次地听到树林中恐惧的枪声,看到了宴席上鸟们的尸体,商店里用鸟美丽的羽毛织成俗气的饰物,还有裹在女人婀娜娇躯上的名贵裘皮。只有在隐蔽的冬天,珍惜的动物与鸟们才有了些许的平静与安宁。

154526yxsk4218b6gxs8gz.jpg

  寒冷的冬天,冷却了人们身躯的同时,也冷静了人们的思想。经历了春的明媚、夏的蓬勃、秋的金黄后,混沌的世界,也让混沌的人们骨子里也了起来。自然界的循环,规律了一季严寒,冷缩欲念无的膨胀;飘一季晶莹的雪花,洁白浮躁而又落寞的灵魂,在落叶覆盖下的冰凌深处,也把冬天演绎孕育生命的一季,如若你不信,不妨推开冬的心窗,就会听见窗外精灵们的呼吸,咿呀学步中低吟浅唱道:“我来了”。

31866861_1481182339207.jpg

  沿古老的汉江遗迹寻幽探秘,孱弱的如诉如泣,风化作古的记忆,沉淀在淤沙里呐喊历史的本真,日渐消瘦的身影,是否还能复原昔时的丰盈。静思在冬季宽厚的广袤里,多想摘一片白云,掬一捧江水,复原的,人们的。

17981144_1453957371703.jpg

  怀揣着希翼入睡,辗转反侧是贯穿长夜的姿势,不断重复。惟有冬天的梦,无论睡着还是醒着,无论是在室内还是旷野,无论梦现实还是虚幻,无论甜美还是酸涩,它都那么简洁、晶莹、剔透,有如天才的童心,决策者的智囊,智者的诚实,仁者的宽容。冬天落在我们的世界里,世界才真正地干净起来,就有了澡雪的神气。

180518dr45eenl4dtinbbl.jpg

  轻摇冬天的汉江,拭去长夜的尘埃,打开之幕,借助一星点灯火再看看萧索、冷漠的冬天,那些未落的心事,以及生命在寒风中低回的歌唱,真的怕被忽视。借枝枝桠桠,铺陈不可触及的心事,等待有人来读。借倾斜和弯曲,做牵念的了望,希望有个人懂得。当一棵树另一棵树,是枝叶在空中相会,还是根须在地下紧紧纠缠?或许,只是保持着距离,做彼此一生的守望?

180854r07r11jw91whwrw1.jpg

  距离,不远不近,,时时都在。要有多大的勇气,才可以开始一次冬天里完美的沦陷。立在雪的口,或寒凉刺骨的江水里,许多言语还未说出,就已冻僵。把纷乱的记忆拂在脑后,真想醉酒夜色,把自己置放于冰晶的雪花下面,在树枝上泼写冬的成就。风过树梢的声音,暗哑,冷冽,虽早过了叶落时节,仍强挂几枚心事在斑驳的枝头,不问春远,只愿幻化为一枝殷红的梅花,在洁白的雪地里怒放。。

  放下手中的笔,还揣着明日的期颐,把梦置放于汉江源头逐波清唱,裹起厚厚的雪花入睡,便把冬天紧紧的揽入了怀中。

180955nychrrvgordrgyhx.jpg

  牧马人挥鞭御马,马儿驰骋在盈白的世界,雪儿随风,随马儿飘扬,也似在你追我赶的赛跑,这就是我记忆里家乡的冬天,特有的景致,聚焦的严寒,凌冽的寒风,冬就是黑白色相间的玫瑰,既美丽着,打在脸上的风雪,也是如刺般的痛。

2009528135729931375979.jpg

  冬的初始,那而来的雪,亦如一篇佳作的序言,是序言里精致的一语表达,是冬韵里铺展开来的一纸素笺,随意的踏上去,一行行,一排排或深或浅的足迹,就是冬天里的诗行,无语的文字铅印,如果能任雪花的纤柔,挂满寥落的树枝,那“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妙,如何不让人屛神凝思,欢呼雀跃,冬的韵致收藏在千树万树的怀抱中,妙言篇章,便拉开了帷幕。

185137y3wma1wat2be1a2m.jpg

  情思脉脉中,丢开了寒冷的抱怨,倾心于雪的世界,踏步走进冬韵,细腻心思也飘进雪里,倾听雪儿瓣瓣飘落的沙沙碎音,伸出双手接住的是入手的沁凉,晶莹渗入心里,很想数清那瓣瓣菱形花瓣,很想留住这寒冬里的唯美,就如儿时得到的第一个生日礼物,看着她渐渐的消逝,在消逝的瞬间,记忆着花瓣的纯美的白和融化后的凉,便是低沉,完美就是短暂的瞬间吗?怎样的在乎那缘是短暂,还是久久留驻于心,就如春之生机,夏之葳蕤,秋之盛装,在一篇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里,成为阅读后的过往。人生过往,无论深埋还是潜藏,都是历练里的成长,经年之后渐渐懂得,要求完美的心,是创伤之后的痛苦,如果不太在意,即使冬天,一样有魅力的雪儿,有梅的娇颜绽放,春天里孕育,夏季里盛开,秋天里的凋零,都被冬雪掩藏,于是只要让一颗心安然!不去想文章的结尾,雪终是在阳光耀眼的折射后,彼此融合。

201123a5n6wqnt42aqvtn4.jpg

  冬韵里,雪是意义深远的诗,那风儿就是一首回旋的乐章,静听寒风凛冽,在窗棂边儿吹奏出呼呼呜呜的奏鸣,风在唱着自己的歌,舒缓着内心彷徨烦躁的情绪。如果说秋风还算是温柔的瑟瑟,一曲的婉歌,那冬天的风就是严厉的,带着自然的,不留任何情面的清扫,翻卷着每一次擦肩,把纷杂的灰尘,安放在一些角落,便一个转身,又开始了新的旅程,或者是在每个拐弯处集聚了力量,如刀割般扫在你的脸上,潇洒而过,等你的转身过后,那邂逅已经抛开你很远,强劲而浓烈的寒意,让人来不及抱怨,便也无意责备风的,由它驰骋这一方山水,或许是季节的等待过于悠长,终圆了一览的情怀,那乐章也是冬韵里的恋歌,明快而决绝!

201153lz9555r5l8dre3j8.jpg

  喜欢冬天里美轮美奂的窗花,如冬韵里自然而来的水墨丹青,厚厚的窗花,守护着温馨融融的家,自顾自的刻画着各种形态的景物,整个冬天,是温暖让她,是热烈让她凝结,仔仔细细观察,都能看到各种画面,创意无限,天然淳朴!

235225k0nkv422ljfkxn2l.jpg

  冬的韵致里,最让人留恋的也就是旖旎,柔丽,多姿的腊梅了,世世代代的文人墨客,都爱梅,惜梅,雪和梅又似分不开的姐妹一样,有雪又有梅的描述也很多,亦有:“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对比,却更是烘托了雪的白和梅的香,两种至美的景物,同时和你相约的时候,犹如置身于仙境,忘了时间,忘了自己,于苍茫深远处,感慨造物主对人的厚爱。可惜的是,在悠悠北方,我们看不到梅的风姿,看不到梅和雪的交相辉映,实在是遗憾!对于梅也只限于文字和图片,已是心驰神往,不能自己了。

0804473zazsvza3kjsld3s.jpg

  在我的家乡,冬总是迫不及待的及早到来,等不及最后一枚叶子的飘落,带着雪儿轻柔的舞步,漫步了春夏秋的足迹,以沉醉般的姿态拥吻大地,于是披着棉袄的老乡们,还在忙着一年的收获,就已经是迎接纷纷扬扬的雪儿了。很多年过去了,喧嚣的城市生活,已然找不到那份淳朴的快乐,仰望那高高耸立的高楼大厦,赏雪的心情好似被劫持般,找不回对冬的感觉,找不回一年里冬藏的触摸,日子流水般匆匆而过,不经意间的回首,那回忆的闸门打开,回想那茫茫白雪的冬日草原,灵动于心,抒写一纸冬韵情怀,驻守执著的热恋,思念,如旧!

timg (1).jpg

  夜来一场大雪,我心中清爽得像银色世界一般。我深深地呼吸着带有雪冷味的空气,觉得倍增。我静静的欣赏着这北沙湖上的冬景。原本光亮的冰湖上,又盖上一层厚厚的净柔。的芦苇虽枯,更加适合打扮。白雪施粉,妆点得它像玉枝粉条,变得娇媚得多,婀娜得多。即便常见它,也会又生出几分青春的萌动。我似觉她正向我走来,双手相携,无语相视,仿佛怕惊扰这雅致的美,的柔。

timg (2).jpg

  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一男一女追逐而来,给湖带来了兴奋,给苇增加了韵致,给我带来了好奇。俩人嘻嘻哈哈追逐到湖面,湖面立刻闪烁出醒目的光彩。冰雪上的脚印构思成情感交流的装饰性图案。美得无可挑剔,美得独具一格。

timg (3).jpg

  俩人又追到芦苇之间,芦苇立即为他们撒下冰清玉洁的饰物。撒在他们的头上,撒在他们的身上,仿佛新婚礼上撒下的彩屑。他们非常感激,非常高兴,非常激动,兴奋得脸色像三月的桃花。当饰物撒在他们脸上,立即就化成了露珠,脸庞如桃花带露,女的显得更娇媚了,男的更加富有朝气。

userid292381time20130206165740.jpg

  过了一会儿,仿佛女的提议:咱们打仗吧。于是,两个人就各检起一根芦苇作为对方的武器,用芦花上的雪花撩拨对方的眉眼。时而男进女退,时而女进男退;时而女跑男追,时而男跑女追。他们尽情的笑着,尽情的叫着,把心中的快活发挥到极致。这是带笑的战斗,开心的战斗,令人难忘和神往。

timg (5).jpg

  又过了一会儿,女的说,我要把你装扮成将军。于是,就把芦苇折成一段段,插在那男的背后,像舞台上唱主角的将军,威风凛凛,煞是好看。女的看到自己的杰作,笑得前扬后合。男的用手轻轻一点,那女的就摔倒在割倒的芦苇上。在这一惊之间,男的顺势又把她拉了起来。然而,女的不干了,说:你坏!你坏!一双小手在那男的脊背上擂起来。男的害怕跑走,女的有点生气真追。追上还没有打上,就被男的一把抱住,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亲吻。女的颤抖了一下,把刚刚举起的手停住了,吃惊的望着对方。这一刻,仿佛空气都凝窒了。突然,女的一下子扑到那男的身上。于是,一场爱的行动展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俩人滚雪球一般滚到割倒的芦苇上,它像雪床一般,以圣洁的场地供他们翻滚,让他们的叫喊和欢乐把沙湖。我看到他们滚过的地方连同他们的都升腾出一种热气,他们玩耍得好开心、好尽兴、好无拘无束、好无忧无虑。因为他们的爱已融化到这圣洁的境界中了。

timg (1).jpg

  我在遐想之间,不知他们什么时侯走了。我真的不想叫他们走,但他们毕竟有他们自己的事。我突然惊悟,他们今天做的,正是我的昨日,青春的韵律总是叫人激动,总让人想到年轻。

  今冬封姨多情,北风少呼啸。于林间慢步,独观山中静美。于苍老中,赏那别具一格的隐秀,悠哉美哉,叹自然的神奇!

timg (2).jpg

  山花早已不在,烂漫更无处谈起,此时都已难觅芳迹。可眼前还能浮现它们在这里盛开时的美丽。虽隐于山水间,并不比室花少娇媚。花损损于香。身居山野,虽少人赏识,却得以花开一季。于阳光雨露下舒枝展叶,花开朵朵,散香迷蝶尽展一世美丽。这份逍遥不是室花所能及。待到冬去,这里依然重现姹紫嫣红。

timg (3).jpg

  草儿寂寂,沉沉睡去。匍匐在地的身躯,早已起绿意盈盈的柔顺娇姿,将魂魄深系于根,养精蓄锐静待来年春至。此时,纵使你长歌漫舞亦难搅它的清梦,的坚韧人所不及。

userid289067time20130130042218.jpg

  高枝风掠,枝叶两相离。树还在,叶已随风去。叶的离去,不是风的无情,也不是枝的不挽留,而是大地对落叶的静候。地上的孩子终究是要回归地下的。因为大地知道,叶子累了需要休息。你看,它们绿意盎然俏立枝头时,忙着为树吸光散热、吸收养份。当秋至天凉之时,也幻化成土,再为树根尽最后一丝微薄。它的形虽然已经不在,但它的魂早已经与树交融,那份情只有树最懂。

timg (4).jpg

  层林深处,风旋而又止。那些枯尽的叶就有了机会,留恋着、静静地睡在枝头。或上翘、或下卷,恰似干花朵朵,交映成趣。恰有雪花纷飞时,落于其上,更是一种别样情调,只待有缘人观赏。

112248j8j155wwwtm2hccm.jpg

  千姿百态,枝蔓尽现。铅华洗尽,依然值得观瞻,皆有属于自己的美。只是在于你是否发现,是否喜欢。

  默立于山巅,不闻蝉鸣,没了鸟啼,只有凉风习习,虽不凛冽,却有寒意。我在冬的季节里静赏,赏那冬的美丽。

timg.jpg

  冬天像一个入侵者,借雪之力一场一场的袭来。飘飞的雪花,如片片梨花,纷纷扬扬,轻轻落满山林。松林静静地张开双臂,接纳雪花。不时有风丛林间穿过,松树不情愿的抖落一些雪花,云雾弥漫的山顶,浓绿的树影在云间时隐时现,洁白的雪花在林间轻轻飘舞,窃窃私语。一朵一朵,素素白白的雪,落满草地树枝。松叶羞涩地和雪花轻吻着,任雪花染白。小草匍匐着和雪花轻轻絮语,感谢雪被带来的温暖。

timg (5).jpg

  冬的寒冷如水,从山间流向平原,雪白色在天地之间弥漫,到处都是白银银的雪的世界。白雪覆盖大地、村庄、道、树林也是银装束裹。北疆大地,在暖融融的厚厚的雪被下,渐渐的睡熟了。

timg (7).jpg

  茫茫雪野是踏雪好去处,邀上朋友一起来,厚厚的雪地里,那清晰的脚印,让人兴奋不已。再听听身后那清脆的踏雪声,才叫动听哩!的雪野,白生生地,一丝一毫地净到你心里。你会忘却一切烦恼、嘈杂、、。敞开,静静地躺在雪地里,用心与雪对话交流,心灵在雪下。你还可以在这圣洁的地里,大步而行,能不时回头看看自己前行的脚步,又是何等的惬意啊!最刺激的是朋友之间,互抛雪球,沾满雪,雪灌满脖颈,那份热闹,那份欢乐,那份清凉,让人难忘。等了,看看被自己成一片狼藉的雪地。又黯然神伤,多美多纯的雪地呀,那种怜香惜玉的情感溢满心头缠绵许久。然而,美丽的雪野,依旧如少女般。

timg (6).jpg

  冬天的原野是动物们的天堂。野兔左顾右盼,轻盈跳跃,在雪地觅食。狐狸一走三停,狡黠地四处张望,找寻目标。野鸡挥动美丽的翅膀,飞飞停停,终于在苇丛找到同伴。一只鹰,静静地站在土包上,凝视着湛蓝的天空,蓄势待发。白雪在蓝天的映照下,愈发耀眼迷人。冬的旋律随西风飘扬在白云间,又随暖暖的东阳洒在大地上。

timg (1).jpg

  冬雪覆盖的小屋,静在冬日里,如痴痴守望冬天的老者,默默无声。小屋是我冬天的记忆,我在小屋的炉火边,唱着一首动听的歌。母亲在一旁纳鞋底。窗外雪花飘飘,屋内爱意暖暖。冬天在我的记忆里,美如爱情。凛冽的寒风,在松林摇旗呐喊。大有封冻之势。然而,有母亲温暖的,寒风舞动的冬天,也变得如恋人般温柔可爱。

timg (2).jpg

  我喜爱冬天,喜爱它的白雪,喜爱它的寒冷,喜爱它洁净的雪野,喜爱它美丽爱情。雪花仍默默不闻地抛洒着,冬天记忆。冬天在雪花厚实的记忆里,更具神韵了。

timg (4).jpg

  一直向北,山越来越高,空气却越来越清新。初冬的山峦依然不肯褪去绿色的外衣,山坡上,洁白的山茶花探头张望。或许唯有清风知道,更深的山谷里,是否还有野百合在呼吸?

timg (5).jpg

  与其说兰岭是一副风景优美的油画,不如说是大自然精心雕琢的一个色彩斑斓的舞台。湛蓝湛蓝的天空下,一排整齐高大、秋色染红的水杉,挺拔地站在冬日的原野上,像守护这个山村的勇士,几树婀娜的绿香樟,却像一群少女缱绻多情地依偎在它们的身边,收割过后的田野满是淡的稻杆,似一张大大的地毯铺向远处,几重青山由黛色渐变,直至浅蓝,层层叠叠如舞台的幕布悬挂在天边。

timg (6).jpg

  山乡别样的浪漫在田埂徘徊,低温冻不住泥土的气息,稻花之香会弥漫在寒风凌冽的日子。阳光大地,也照射在每个人行走的上。真的很想把自己裸露在温暖的阳光下,感受暖流从心尖上流过,慢慢传导至的兴奋与惊喜。

timg (7).jpg

  等待中,炊烟伴着黄昏升起,夕阳斜映,晚霞无尽,柴木味的清香飘得很远。一道长长的云雾停在山岚之间,分不清是烟还是雾,阳光为它镶上了耀眼的金边,细腻而璀璨。山乡的雾非常纯美,错愕中仿佛进入梦幻世界。

timg (8).jpg

  熟悉的儿歌远远的传来,我看见一个牧童牵着水牛,踩着夕阳从溪边走过。那时,我的思绪也像这淙淙的流水一样。这是一个遥远的梦,相似的场景,相似的歌声,而我,早在许多年前已还给了故乡。

15331629ouro9oy99r1x11.jpg

  也许是中早已安排,我会遇见兰岭,并从落日的余晖里发现,故乡的旧梦就悬挂在这熟悉的枝桠上,其实一直在时间里,没有远去。

timg (10).jpg

  它躲藏在冬雨里了。我感受到它独特的韵味,细细的雨丝飘落在房顶,顷刻间便溅起满世界的烟雾。它滋润着这一片桑田,把天空对大地的情义尽情地抒发,悄无声息地洗涤了浮尘浊气,为来年、也为干渴的心灵洒遍甘霖。

timg (9).jpg

  它躲藏在微风里了。我不敢肯定,但屋后的竹林,瑟瑟作响,似情人的私语在彷徨。风在吹向竹林,竹叶却一片未落,是谁都会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微风是爱情的信差,传递着默默的情愫,掀开了隐藏在山乡最偏僻的童话故事。

timg (11).jpg

  它躲藏在星光里了。我在这旷夜的田埂上漫步,却屡屡仰望深沉的天空。我突然懂了,是城市的霓虹遮住了星光的行走,只有在这淳朴的村庄,才能如此清晰地看见苍茫中的如钩新月,满天闪烁的繁星。我始终相信,有星光,就会有浪漫;有浪漫,就会有温情。

timg.jpg

  当我还在做着甜美的梦,月色已被酣睡中的山村吸引,落地为霜。凌晨的野外,曲折有致的小和茫茫的稻田上,随处可见晶莹洁净的霜花。冷霜晓露勾勒出一个静谧、幽雅的境界,让我陶醉,也让我生出几分对流年的叹息和生命的感慨。不经意的淡淡情愁,在山村的旧巷里拂过。几番里,有人在痴痴守护着铅华洗尽的满庭芬芳。

timg (1).jpg

  清晨颤动,一只鸟儿啄醒了初冬的秘密。它乘着远山的晨岚而来,从绰绰树影间飞过,欢快的鸣唱,驱走了料峭的寒意。忙着赶早市的农民,骑着摩托,突突的行驶在公上,打破了山乡田园梦幻般的寂静,直至很远,很远。虽然不能选择季节,但有时候,匆忙的生活也可以在冬意正浓的时刻,迎接到第一缕阳光。正如这鸟儿一风尘,穿越了千里荒旷,不知疲倦地赶赴这场心灵之约。

timg (2).jpg

  这已经是第五次造访巴哈西伯了,前几次都因时间仓促或时令不佳而匆匆离去,心中的遗憾难免与时俱增。今天终于有闲暇时间一览水乡晚景,了却我多年来的一桩心愿。

timg (3).jpg

  尽管时值初冬,看不到岸边的苍绿,望不见湖上的渔舟,听不见唱晚的渔歌,倒也别有一番那初冬的动人的乡韵。

  为了赶太阳,下午四点多钟我就从妻侄的养鸡场出发了,计划先游览东边的二八股子泡,然后在天黑之前从北边向西绕行到西边的亚门气泡,(这两个泡子都是连环湖的子泡子),送走了太阳再回亲戚家吃晚饭。二八股子泡和巴哈西伯屯儿只有一之隔,这条是通往的渣油公。公很高,也很宽,站在肩上,脚下就是幽深而又陡峭的塄(塄,也有人叫它坎子,意思是陡峭,平缓的叫做岸,陡峭的就叫做塄),让人觉得有一种遥遥欲坠入湖里的恐惧感。

timg (4).jpg

  二八股子泡是南北的,南望二龙山,北望望不到边,对面远山、村庄尽收眼底,有些真实,亦有些虚幻。时值初冬,湖面却还没有结冰。天气好,湖面平得像一面镜子,含着远山近树的倒影,犹若跌落于湖水深处的海市。

timg (5).jpg

  我找个坡度相对平缓一点的地方小心翼翼地下了公,踩着岸边柔软的沙滩,由南向北信步徜徉。那挂在西边天空的太阳仿佛在和我嬉戏,又像是在伴我同行,将我的影子长长地,长长地铺在了平静的湖面上,我于是觉得前所未有的真实。

timg (6).jpg

  节令所限,见不到跳跃的鱼儿,也见不到爬上岸边蟹儿,见得最多的就是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贝壳,有的浸在清澈的水中,有的陈列在岸边的沙滩上;有的像老妇人纳鞋底儿的锥子把儿,有的像骏马庞大的蹄子,有的像扑克牌里的红心,有的像本山大师的那张脸,随处可见,垂手可得,在夕阳的下,五颜六色,熠熠生辉。偶尔还会遇见从岸边伸向水里的白白的芦根儿,长长的,七岔八叉的,仿佛白色的珊瑚,剔透而又晶莹。

timg (7).jpg

  我不知道已经走了多远,湖岸在我的前方突然向左拐了个弯儿,头上那数丈高的塄也随之向西北方向远远的延伸而去,我知道已经离开出发的地方很远了。费了很大的周折才爬上那高高的坎子,那会儿我的腿都有些软了。四下望了望,那是巴哈西伯后边最高的一个山岗,北边的沙田和南边的巴哈西伯尽收眼底,举目西望依稀可见耀眼的亚门气泡,似乎很远,凭我的两条腿横穿田野和树林,恐怕天黑前才能到达。情急之下,我掏出手机给两个妻侄和一个妻侄女婿打电话,还全都关机了,后悔没记下他们的固定电。